最新动态 latest News
全国统一咨询热线: VIP:

智慧城市累计规划投资达3万亿 数据价值应再深挖

2018-10-12

  深圳市福田区行政服务大厅秩序井然。近年来,深圳市福田区利用大数据创新社会治理,通过构建“一中心、五平台、百系统”打造智慧城市,不断破解大城市出现的诸多社会治理难题。 新华社记者 周 科摄

  城市的“智慧”并不仅限于将原本线下完成的服务搬到线上,真正需要的是以数据为源头,通过充分挖掘利用数据价值,提升城市的运行效率。在充满热情的智慧城市建设浪潮中,用数据说话,用数据决策,用数据管理,用数据创新,将决定智慧城市的“质量”

  最新数据显示,全国100%的副省级城市、89%的地级以上城市、49%的县级城市已经开展智慧城市建设,累计参与的地市级城市数量达到300余个,规划投资达到3万亿元,建设投资达到6000亿元。

  但热情并不等于成效。“数据多跑路,百姓少跑腿”,曾被视为是智慧城市建设成就的一大体现,但城市的“智慧”并不仅限于将原本线下完成的服务搬到线上。“智慧城市真正需要的是以数据为源头的创新活力,通过数据来提升城市的运行效率和城市管理者的决策水平。”国家发展改革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规划院智慧城市和大数据所所长姜鹏表示,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提升公众的获得感,让智慧城市能够持续健康“成长”。

  用数据说话,用数据决策,用数据管理,用数据创新。在智慧城市建设中,如何挖掘“数据金矿”的价值?

  数据从哪来

  “深圳的日流动人口有多少?我们根据手机的在网时长、移动占有率和一人多卡占有率折算出,每天在深圳停留少于3小时的过客103万人,游客等短期访客314万人,合计417万人。”中国移动深圳分公司大数据与云计算中心主任赵华表示,“通过智能手机就可以得到很多可供智慧城市分析的数据,而随着物联网的发展,包括安防摄像头、智能电表、智能灯杆等的加入,它们能提供更多全新的数据。”

  物联网对智慧城市贡献的“新数据资源”,考验着城市的数据处理能力。浙江大华先进技术研究院总监程淼坦言:“拿安防摄像头来说,一个城市经常可能会部署百万级别,这种亿级数据的融合碰撞,就需要在云端进行处理并将之结构化,比如对人,需要标注他穿什么上衣、什么裤子,是长发还是短发,打不打伞;对车辆,需要标注它的车标、车系、车型,只有能对海量数据(行情603138,诊股)进行有效处理,这些数据才能发挥价值。”

  而对城市已有的“旧数据资源”的使用,则考验着城市的数据整合能力。浪潮集团董事长孙丕恕说:“日常对公众有用的数据,80%来自组织数据,而组织数据中有80%来自政府,但政府端的数据开放程度有待提升。”平安智慧城常务副总经理胡玮则表示:“许多城市存在‘数据竖井化’的问题,因为过去很多信息化工程是从部委到省市垂直推动的,数据发展呈线条状,竖线条发展越快,打通的难度越大,壁垒越深,‘信息孤岛’带来了多种复杂的数据结构,阻碍着跨行业的互联互通。”海克斯康集团副总裁李洪全则认为,在数据整合方面,智慧城市不但要考虑数据的开放和打通,还要考虑政府数据和互联网数据等外部数据的融合与共享。

  在中国工程院院士、深圳大学智慧城市研究院院长郭仁忠看来,智慧城市挖掘“数据金矿”,归根结底是要有顶层设计,统筹规划统一的数据框架和平台,“新一轮的智慧城市建设,如果依然是项目化的,这个部门负责这个系统,那个部门负责那个系统,仍会产生新的‘智慧化孤岛’”。

  数据怎么用

  你相信吗,公交车能比地铁“跑”得快?记者在杭州采访时,曾在9点40分搭乘113路公交车,从滨江的彩虹城站到城市中心的孩儿巷站,“步行+地铁”需要58分钟的路程,公交车只走了45分钟。

  让公交跑得比地铁快的秘密,是杭州公交的“数据大脑”。杭州公交集团客运部副经理陈施承告诉记者:“七成市民使用移动支付和公交卡支付,这就让我们能相当准确地掌握动态客流,再加上公交车的实时位置、速度等数据,就能指导我们重新设置站点,优化线路。”113路公交车就是数据优化的结果,从钱江站到浣纱路国货路口,原有的12个车站被取消,公交车直接开上了过江的快速路,“但每天运送的人数依然保持在8000人,而且过去有24辆公交车跑这条线,现在只有22辆,每天班次还从109个提高到119个,这就说明,新线路的运力效率提高了。过去公交车设置线路,要靠人工到沿线小区计算在住人数,白天数空调,晚上数灯光,更多是靠经验,但现在‘数据大脑’能提供更精细的指导”。